首页 >> 黄金台 >> 黄金台全文阅读(目录)
大家在看 女帝 黄金台 [综]教授,该洗头了 照影来 七爷 挖坟挖出鬼 穿成皇帝亲闺女(快穿) [快穿]反正主角挺高冷的 干掉万人迷的一百种方法 我成了魔神的短命白月光 
黄金台 苍梧宾白 -  黄金台全文阅读 -  黄金台txt下载 -  黄金台最新章节

回京(1/2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用户书架

自燕州一路南行,经广阳、白檀等地,至密云时,京城便已遥遥在望。

秋来天凉,北地已下过第一场雪,京城附近倒还凉爽宜人,正适合出行。时近晌午,一队精骑沿官道行来,为首者举目眺望,见不远处有沿路搭设的茶棚,便轻轻一提缰绳,放缓速度,待后面的马车赶上来,便倾身叩了两下车厢板壁,请示道:“将军,咱们跑了一整夜了,要不然先歇歇脚,再继续赶路?”

车帘挑开一条细缝,男人低沉的声音伴着苦药味飘了出来:“前面有打尖的地方?原地休整,弟兄们辛苦了。”

那男人接了令,一行人便纵马奔向前方茶棚,所过之处尘土飞扬,引来路边歇脚的路人纷纷侧目。

这队人马并无旗号,一水窄袖交领青色武袍,个个身材精悍,气势肃杀,纵然不表明身份,脸上也写着“惹不起”三个大字。

经营茶铺的店家久经风霜,见惯人来人往,并不多言。领头男人下了马,递出一锭银子,便令手下自去吃茶歇息;他自己则找了张阴凉处的桌子,擦得干干净净,吩咐店家备下热茶和几样细点,又转去门外,从马车上扶下一个面白气弱、病秧子似的年轻公子。

那人脚步虚浮,一脸病容,得要人搀扶才走得动路,从马车到茶铺这点距离愣是磨蹭了半天。等他终于在桌边坐下、身体仿佛支持不住地连咳数声时,坐在凉棚下的其他客人竟跟着松了一口气——看着都替他累得慌。

说来也奇怪,那男人虽是一脸随时要断气的样子,身上却有种无法言明、让人移不开眼的气质。他生了一副万里挑一的好皮囊,却非时人爱好的那种面若好女、色如春花的清雅俊秀,而是修眉凤目、高鼻薄唇,反倒透出十分的锐利凛冽。

男人身量很高,似乎惯于垂眼看人,眼皮总是半抬不抬,浑身洋溢着漫不经心的倦怠感,又瘦得只剩一把嶙峋病骨,茶铺里分量不轻的粗瓷碗都好像能把他手腕压断了。

可当他端然静坐时,瘦削脊背却挺得笔直,如同土里拔起的一竿青竹、劫火淬炼的一把长刀,纵然伤痕累累,寒刃犹能饮血,衰弱躯体也不妨碍他睥睨四方,纵横天下。

行脚客商们不自觉地伸长了脖子,俨然一群全神贯注的活鹅。直到那年轻公子慢吞吞地喝完一碗水,把瓷碗“咣当”一声墩在桌上:“诸位的脖子抻得都能拴头驴了,在下好看么?”

旁边吃吃喝喝的精壮汉子闻声立时一哆嗦。活鹅们大都悻悻地收回视线,还有几个格外热情的,竟然凑上来搭话:“这位公子从哪里来?也是要上京吗?”

一直鞍前马后伺候这位公子的肖峋头皮一麻,准备只要他说一句“滚”,就立刻把这个人挂到门外树上去。

谁知那位看起来格外不爱搭理人的公子竟意外宽容,平和地回答道:“从北边燕州城来,正要上京求医。”

他们一行人都着常服,未佩刀剑,车马排场也不甚大,护卫们虽气势迫人,但做主的这位公子服色平常,不似京城风尚,客商便猜测他们或许是燕州某大户人家的少爷出行。因燕州城是边关军事重镇,民风剽悍,有些军户出身的家人随行也实属正常。

萍水相逢,客商不好直接询问他的病情,转而说起了另一件新鲜奇事:“公子从北边来,可曾遇见过傅将军出行的车驾?他老人家衣锦还乡,还不知是何等排场哩!”

肖峋险些被茶水呛死,那年轻公子扬起长眉,饶有兴致地问:“傅将军?是我知道的那位傅将军吗?”

“那自然。除了靖宁侯,还有谁有如此盛名!”

那年轻公子似乎起了谈兴,追问道:“我看您对傅……傅将军,似乎所知颇多?”

“谈不上谈不上,”那人笑着摆摆手,“我们这些往来南北的商户,在路上常常听说傅将军的传闻。他老人家镇守北疆这些年,路上太平,我们生意比以前不知好做了多少。就是京中百姓提起傅将军来,那也无不敬佩。你不知道,去年傅将军率北燕铁骑大败鞑子那会儿,我从北边贩皮毛回来,大街小巷传得纷纷扬扬,说‘傅帅在北疆,京师乃安寝’。茶楼里说书的、唱曲儿的,戏园子里演的,都是他。”

北燕军与靖宁侯声誉之盛,由此可见一斑。

北燕铁骑号称大周北境防线,自建立以来,一直由傅家辖制。其前身为颖国公傅坚统领的边防驻军。

中原人将统治北方草原的游牧民族称为鞑族。数十年前,鞑族内部动荡分裂,部分部落被迫西迁,与西域胡族、粟特等民族通婚往来,被称为西鞑;另一部分则占据中部和东部较为富饶的草场,称为东鞑。二十三年前,元泰帝孙珣践祚之初,东鞑部落悍然入侵大周。彼时边军薄弱,竟一击而溃,而鞑人兵强马壮,势如破竹,在北方大肆劫掠屠杀,甚至将宣庆、保宁两个边境重镇屠为空城。

先帝在朝时承平日久,三十余年未闻战事,谁也没想到东鞑竟然会挥师南进,更没想到边军竟无力与其一战,令敌人转瞬间便杀到了家门口。

朝中主张议和的声音越来越大,元泰帝正值盛年,决不肯以□□上国之尊向区区蛮夷低头。恰好傅坚因军功自岭南转调甘州,元泰帝便将他擢为甘州节度使,令其率甘、宁、原三州驻军抗击东鞑。历时两年,傅坚及其二子与麾下一众将领集结十万边军,肃清了关内鞑族。傅坚长子傅廷忠甚至越过长城,率军长驱直入草原腹地,差点打下东鞑王城,因中途傅坚病故才未能成行。此役后,傅坚追赠颖国公,上柱国将军,傅廷忠袭颖国公,节制甘、宁、原三州军事。二子傅廷信封镇国将军,节制燕、幽州军事。

小主,这个章节后面还有哦^.^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,后面更精彩!

喜欢黄金台请大家收藏:(m.yxlmxsw.com)黄金台英雄联盟小说网更新速度全网最快。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
你可能会喜欢 破云 女帝 黄金瞳 甜妻 修真聊天群 神诡世界,我被女儿上交镇魔司 庆余年 地师 百炼成神 黄金台 人间试炼游戏 朱砂痣 爸,公司都上市了,你还没及格? 丧病大学 赤心巡天